科技人才资源总量达到9.2万人;建有各类科研基地(平台)7000余个;连续3年专利转让数量位居全国第一;主动对接国家战略需求和区域经济社会发展,提供科技创新支撑……近日,在教育部召开的“教育这十年”新闻发布会上,江苏作为发布会分会场“晒出”了江苏高校科技创新十年的亮眼成绩,其中,在宁高校表现不俗。连日来,记者采访了南京大学、东南大学相关领域的科技大咖,了解科研团队如何拿出“看家本领”、为加快解决“卡脖子”问题而努力的。

  2021年10月14日,南京大学参与研发的首个太阳探测科学技术试验卫星“羲和号”在太原卫星发射中心由长征二号丁运载火箭成功发射升空,这标志着我国正式迈入空间探日时代。

  南京大学天文与空间科学学院教授、“羲和号”科学总顾问方成院士亲身经历了中国太阳物理研究从无到有、由弱到强的发展历程,今年已经84岁的他谈起自己所从事的科研时神采飞扬。“‘羲和号’卫星全称为‘太阳Hα光谱探测与双超平台科学技术试验卫星’,简称太阳双超卫星。利用超高指向精度和超高稳定度双超卫星平台,‘羲和号’卫星搭载的‘Hα成像光谱仪’实现了国际上首次太阳Hα波段光谱成像的空间观测。”他说。“‘羲和号’的研制不仅响应国家的科研需求,填补了我国太阳观测领域的空白,也检验了‘双超’卫星平台设计的精准度和稳定性;同时‘羲和号’聚焦世界前沿技术,致力于‘卡脖子’技术攻关,促进了我国科研事业的长足发展。”方成院士总结说。

  在网络通信与安全紫金山实验室,紫金山实验室副主任,东南大学教授、移动通信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尤肖虎正带领团队进行6G通信技术研究。他们选择光子太赫兹无线G全新突破方向,经过三年多的攻坚克难,今年年初,科研团队首创光子太赫兹光纤一体融合的实时传输架构,创造出目前世界上公开报道的太赫兹实时无线通信的最高实时传输纪录。

  紫金山实验室经历了2G起步、3G突破、4G应用、5G领先的发展历程,科研理念逐步从“拿来主义”转变为源头创新。“要想实现科技自立自强,我们每一个科研机构、每一个企业、每一个科技人员都要发生思想的转变,不在别人的框架下‘修修补补’。过去的科技发展模式已经不再适应当今世界的激烈博弈,我们一方面要实现技术领先,另一方面要实现科技自立自强。”尤肖虎提到,理念的转变,要求科研人员敢于从源头上摸索和创新,在核心支撑上下功夫,拥有自己的“看家本领”。

  为大力推动源头创新和提供核心支撑,紫金山实验室创立之始就优化科研组织模式。尤肖虎介绍,当前紫金山实验室采用“首席科学家负责制”,赋予首席科学家配置和调动科研经费、人才队伍、科研设备等资源的权利。他表示,在开展研究之前,科研人员就要先确定明确的研发目标,确保这一目标契合国家重大需求、是有探索价值或是有颠覆性突破价值的核心关键技术。然后,再围绕这一目标来科学地按需配置资源。“为了实现更高频段的移动通信系统,未来,紫金山实验室也会探讨毫米波、太赫兹、可见光等资源的高效利用,从基础技术和基本原理上来加以突破。”尤肖虎告诉记者。

  重大原创成果的背后集聚了一批以教授专家为领队,以博士为中坚力量的技术研发团队。从2019年6月正式立项到2021年10月成功发射,“羲和号”的问世仅仅用了两年时间。南京大学的负责团队是由方成院士牵头,天文空间与科学学院的几位教授、副教授、高级工程师和研究生组建而成。“老中新”组合成“最佳拍档”,使得一大批年轻人能够有机会参与到重大科学项目,掌握最前沿的科学技术,科研能力迅速提升。

  在紫金山实验室也活跃着一批青年科研人员,东南大学信息科学与工程学院教授张川便是其中一位。“每一位研发人员按照自己的专业和研究方向承担对应课题子任务,大家分工合作、优势互补,全力以赴攻克一道道科研难题。”张川介绍。尤肖虎正在构筑的“移动通信国家队”尖兵梯队里,张川形容自己扮演着承上启下的角色,不仅承担了重点研发的科研任务,为将其从纸面上的规划变成真正的现实付诸努力,他还需要基于目标导向的原则为实验室提供系统化的人才培养,尝试从本科阶段开始选拔优秀的人才,进行本硕博一体化贯通式培养。

  2018年,还在上大二的朱弘智便是紫金山实验室的“常客”,跟着尤肖虎攻克5G难题。目前,朱弘智已经是东南大学信息科学与工程学院2021级直博生。优秀的学生从大二开始便进入国家重点实验室参与研究,在东南大学早已不是新鲜事。“本科生阶段就接触科研,便于他们早点明确科研方向,敢于进行更有风险、更有挑战性的研究。”尤肖虎表示,本硕博一体化贯通式培养,让青年科研工作者拥有更长时间潜心研究,他们正逐步走向国际最前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