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七夕,大多数人的“求生欲”败给了拖延症,节日当天才想到礼物。有数据预测,8月7日当天下单的鲜花、蛋糕订单数据将达到去年七夕的1.4倍。

  广大电商平台当然不会错过这一商机。京东物流就联合京东鲜花推出了“万店联动2小时鲜花极速达”服务,首次将同城速配纳入业务范围。这一“神助攻”帮很多情侣及时传递了七夕心意,然而京东自己,却仍未收到已期盼多年的“礼物”…

  关于电商平台京东,大家往往会联想到白色小狗“JOY”、一抹抹“京东红”,以及“专快好省”这句slogan。

  除此之外,京东的缩写“JD”也是其重要的品牌标志。2013年“京东商城(360buy)”更名“京东(JD)”,2014年以“JD”为股票代码在纳斯达克上市。

  尽管“JD”早已被广泛用于京东的各方面业务,但其实京东至今仍未取得第9类上的“JD”商标,造成其商标布局的一个重要缺憾。

  近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判决书显示,北京京东叁佰陆拾度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京东公司”)申请注册的第22258540号“JD”商标(以下简称“诉争商标”)被认定属于缺乏显著特征的标志而不得作为商标注册。

  对互联网企业来说,与计算机软硬件相关的第9类、第35类、第38类、第42类商标等,往往都是商标布局中必不可少的核心类别。

  从京东公司多年来为了这枚商标所付出的无数努力,就能看出第9类商标对互联网企业生存发展的重要性!

  京东公司于2016年申请注册诉争商标,却换来原商标局的驳回决定。原因是原商标局经审查认为诉争商标与常熟某公司在先提出注册申请的第21648115号“JD”商标(以下简称“引证商标”)构成使用在同一种或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

  而且诉争商标注册使用在计算机程序(可下载软件)等指定商品上,不易被识别为商标,缺乏商标应有的显著特征,不能起到识别商品来源的作用。

  京东公司果断提出复审申请,并提交了引证商标信息页及申请流程等相关证据。经审查,原商标局驳回了引证商标的注册申请,京东公司成功排除商标申请路上的在先权利障碍。

  尽管如此,这枚商标还是没能通过“显著特征”这一关,商标评审委员会于2018年对其注册申请作出予以驳回的复审决定。

  执着的京东公司随后将商评委诉上了法庭。但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仍因为同样的理由,作出驳回京东公司诉讼请求的一审判决。

  诉争商标命悬一线,京东公司仍不死心,又诉至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然而二审判决驳回京东公司上诉,维持一审判决。这让京东公司成功注册诉争商标的希望变得更加渺茫。

  尽管诉争商标的获取几率再次被大大削减,但并不表示京东公司失去了对“JD”的知产保护。

  检索显示,京东公司已经在第9类成功注册多件“商标以及与“JD”相关的商标。

  但为何大名鼎鼎的电商巨头,付出多年努力仍然拿不下自己品牌缩写的商标呢?问题就出在“缺乏显著特征”这一硬伤!

  事实上,这也不是京东首次不慎“踩雷”了。“双十一”商标争夺败给阿里后,京东至少申请了百余件“618”相关商标。但其中以阿拉伯数字申请的商标,很容易因缺乏显著特征被驳回。

  京东绝大部分“618”相关的商标申请已被驳回,仅有含其他元素或有设计元素的“JD618”、图形“618”等少数注册成功。

  与京东“同病相怜”的还有美图公司的“美颜相机”商标。同样曾因“缺乏显著特征”被驳回。但二者的“战果”却截然相反!

  京东的“败北”,是因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认为京东提交的证据被或未体现诉争商标所标注的商品来源,或未使用在其指定商品上,或体现的多为对“京东等商标的使用,不足以证明诉争商标经过在指定商品上的使用取得显著特征并便于识别。

  而美图的制胜绝招则在于其提交一系列证据都围绕“美颜相机”在第9类的使用具有极高知名度和影响力,最终得以成功注册该商标。

  如果京东继续执着于第9类上的“JD”商标,不妨也从自身提交的证据入手,着重体现诉争商标在指定类别上使用取得的知名度和影响力。

  即便是京东这样的巨头,也难免在知产保护道路上遭遇阻碍。可见知产战略布局万万不可懈怠!无论处于哪一发展阶段,企业的知产保护永远要做到未雨绸缪,才能在市场竞争中做到“先人一步”。

  广大企业更应注重提升知识产权战略规划能力,增强自主知识产权的创造、保护、运用及管理水平。或将专业的事交予专业的人,与知呱呱等优秀的专业知产服务机构建立长效合作机制,能让企业知产实力的增长事半功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