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造著作权证明投诉竞争对手、抢注商标投诉官方旗舰店、建立虚假官网投诉商家图片侵权……淘宝卖家徐某碰上了这种李鬼投诉李逵式的闹剧。

  从2017年开始,徐某的店铺陆续接到投诉,称其侵犯了他人的著作权,且针对的都是他店里的爆款商品。

  而阿里平台治理小二发现:三名投诉人存在关联性,且与徐某的店铺存在竞争关系,他们所提交的证据大多是经过伪造、变造的虚假材料,经过跟相关部门沟通,初步判断这是一个恶意投诉团伙。

  对此,徐某已向杭州市余杭区人民法院提交诉状,同时他提出诉前行为保全的申请。

  9月16日,杭州市余杭区人民法院对这起因恶意投诉引发的纠纷作出全国首个禁止恶意权利人投诉的诉前禁令,要求三被告立即停止针对徐某淘宝店内商品发起的侵权投诉行为,保全期限至2020年2月29日止。这是全国首个禁止恶意权利人投诉的诉前禁令。

  9月22日,徐某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从2017年开始,他的店铺陆续接到来自田某、刘某和一家文化公司的投诉,称其店铺的礼品盒上的标签设计侵犯了他人的著作权,且投诉针对的都是他店里的爆款商品。

  在接到徐某求助后,阿里平台治理小二发现三名投诉人存在关联性,且与徐某的店铺存在竞争关系,他们所提交的著作权登记证书、作品公开发表记录和授权证明等材料大多是经过伪造、变造的虚假材料,经过跟相关部门沟通,初步判断这是一个恶意投诉团伙。

  目前,徐某已向余杭法院提交诉状,要求三被告登报赔礼道歉,赔偿经济损失25万元。

  同时,徐某提出诉前行为保全的申请。9月16日,杭州市余杭区人民法院作出裁定,要求三被告立即停止针对徐某淘宝店内商品发起的侵权投诉行为,保全期限至2020年2月29日止。

  “诉前禁令”,即法院基于案件的急迫性和必要性,在案件审判之前即责令被申请人停止某行为的措施。

  在论证诉前禁令的理由时,余杭法院认为“不采取保全措施会对申请人徐某造成难以弥补的损害”;“秋冬是阿胶糕的销售旺季,对阿胶糕包装盒的需求也将大幅提升”;“一旦热销商品因恶意投诉遭下架,会对店铺销量产生直接影响”。

  9月22日,徐某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从9月初开始,阿胶糕就进入了销售旺季,法院下发的诉前禁令对他淘宝店铺内的销售也有所帮助。

  据多方介绍,在知识产权方面,我国先后在2006年的《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2010年实施的《侵权责任法》以及2019年实施的《电商法》均纳入了“通知+删除”规则。

  在电商平台上来看,“通知+删除”即权利人向侵权人所在的平台发出通知,平台应当及时通知,并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等必要措施。

  目前,有部分恶意投诉人滥用“通知删除”规则进行投机性谋利。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互联网法治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刘晓春称,“通知删除”规则被滥用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恶意投诉人可以充分利用互联网上的“时间差”来对商家进行要挟。

  “一旦投诉机制启动且面临商品链接被暂时断开的威胁,商家就会有足够的动力支付一定的对价来达成所谓的‘和解’,这是因为商品链接本身具有重要价值,而在特定时间段这种价值可能尤为明显。”刘晓春称。

  华东政法大学副教授陈绍玲研究知识产权领域,他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上述提到的诉前禁令是一个很好的尝试。虽然目前看起来对个体的意义更大,但它对于稳定淘宝等电商平台的交易秩序也有一定的作用。不过,具体能起到多大作用,还要拭目以待。

  “这虽然只是一个禁令,不是终极的判决。但判决往往需要经过一审、甚至二审,可能需要一年到两年的时间,在此期间,如果投诉人仍然继续恶意投诉的话,带来的损失是难以弥补的。而这个诉前禁令能及时遏制侵权人的恶意投诉行为。”陈绍玲说道。

  阿里巴巴知识产权运营总监汤缘也向红星新闻表示,在阿里联合各方持续努力下,2018年被恶意投诉的商品量下降了59%,被恶意投诉的商家减少了44%。余杭区人民法院作出的首个禁令很好地填补了司法政策层面的空白,及时为商家和平台止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