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媒体近日报道称,持有郎酒商标的古蔺县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的独资子公司古蔺县久盛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久盛投资”),在2010年末改制成为泸州宝光集团控股73.8%的混合所有制企业,“郎”等商标转让给久盛投资时采用直接划转的方式,久盛投资支付的价款为零。

  值得注意的是,宝光集团实为郎酒集团董事长汪俊林间接控股,这引发市场对郎酒百亿元商标零对价私有化的质疑。

  不过,业内人士指出,这一转让的焦点在于郎酒改制过程中,汪俊林与当地政府之间是否有特别的约定。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查询资料发现,当地政府部门确实在去年着手理清郎酒集团与国有资产管理部门在商标权上的关系。泸州市政府网站去年8月25日发布的一篇名为《古蔺工商局大力实施商标战略促进品牌经济发展》工作动态中称,为阻止他人恶意注册与郎酒集团注册商标近似的商标,指导国资公司申请注册了100多枚“郎”牌防御性商标;为理清郎酒集团与国有资产管理部门在商标权上的关系,协助其成立了久盛投资,专门管理郎酒集团使用的商标和防御性商标,把133枚商标由国资公司转入久盛投资进行管理,在此次转让中为郎酒集团共节约资金7万余元。

  而汪俊林去年11月接受沃顿知识在线的采访时称,“郎酒改制时评估的郎酒净资产超过6亿元,我个人要支付4.9亿元的收购款,虽然此前有医药产业的积累,但是没有这么多现金。地方政府同意可以分期付款,用赚的钱来付这笔钱,不过,政府保留‘郎酒’品牌的所有权,但是我们约定,销售额达到30亿元以上后,每增加10亿元,我个人就拥有品牌所有权的10%。”这篇文章的编者注称,此前汪俊林已拥有约60%的郎酒品牌所有权。

  曾经盘活泸州制药厂、四川长江机械集团等国有企业的汪俊林,2001年借陷入巨额亏损的郎酒集团改制契机入主郎酒。2004年开始,郎酒优化了产品线多个,裁掉了大量低价品种,同时逐渐确立了郎酒“金字塔”式产品线结构,其后,郎酒通过在央视等媒体大举投放广告的方式对“神采飞扬·中国郎”品牌概念进行推广,并加强销售渠道建设。

  这些措施最终使得郎酒集团近年来增长迅猛,四川一大型白酒企业总裁去年接受记者采访时直言,郎酒2010年58亿元的销售额“超出他们的预期”,郎酒相关负责人曾对记者表示,截至去年12月26日,郎酒销售收入已经突破100亿元。

  郎酒股份公司总经理、郎酒销售公司总经理付饶近日在郎酒2012年度销售工作大会上提及,2011年郎酒销售收入突破100亿元,同比增幅达81%。郎酒集团对销售公司下达的今年挑战目标为135亿元,力争实现150亿元的跨越目标。尽管汪俊林在2010年春季糖酒会期间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郎酒目前体制上一股独大,3~5年内都不会上市,但如果未来郎酒决定启动上市计划,商标权等资产的完整性显得尤为重要。在这种情况下,郎酒的无形资产——商标如何处理自然备受关注。

  白酒营销专家铁犁对记者表示,很多白酒企业改制时都是先进行有形资产的处置,往往存在商标权等无形资产的处理等改制不彻底的问题,而企业做大之后商标权又容易成为棘手的问题,处理不好容易授人以柄被指责国资流失,不处理则对企业长远发展不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