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注册商标的权利人。潍坊健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未经许可生产并在天猫电商平台“罗米豪旗舰店”销售使用“

  ”等商标的商品。潍坊健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于2020年3月11日注销,三被告作为该公司的股东,未履行清算义务。原告起诉三被告连带赔偿原告损失人民币50万元。

  法院经审理认为,潍坊健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未经许可生产并在天猫电商平台“罗米豪旗舰店”销售使用“

  ”等商标的商品,侵犯了原告耐克创新有限合伙公司的注册商标专用权。潍坊健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注销,本案三被告作为该公司的股东,应对公司存续期间形成的债务承担责任。关于赔偿数额的确定,在没有相反证据的情况下,根据天猫电商平台显示的产品销量,确定侵权产品的销售数量,再结合正品价格及同类产品的平均利润率,确认原告实际损失及合理费用支出共计639526.98元,最终根据原告的诉请确定本案的赔偿数额50万元。

  本案是一起根据电商平台公布的销售数据确定侵权产品销售数量的典型案件。近年来,我国平台经济快速发展,包括电商平台、直播平台、音乐平台、搜索平台、社交媒体平台等在内的各类平台涵盖了社会经济各个领域,线上交易很大程度上代替了线下交易,经营者通过平台显示的销量、评价和捐赠等相关数据即可以作为确定赔偿数额的依据。本案的裁判,能够规范各平台经营者诚信经营,使线上交易不会成为法外之地,对于平台经济快速发展形势下知识产权的保护特别是知名品牌的保护具有重要意义。

  创维集团有限公司系 “创维Skyworth”系列商标权人。创维公司认为潍坊鹏信公司、肖某未经原告许可,共同在网络平台等开设店铺销售侵犯原告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多款产品,构成不正当竞争;被告上海寻梦公司允许肖某进入其经营的网络平台开设店铺,且接到原告的通知后未及时删除侵权链接,应与被告肖某承担连带责任。

  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在宣传推广中使用“创维原装”“创维专用”等字样,对商品的质量、来源作出的不真实陈述,误导消费者,系构成虚假宣传的不正当竞争行为。被告在其淘宝网店铺的涉案商品在被投诉及收到要求其停止侵权的律师函后,仍然继续在其他网络平台或通过案外人的网店销售被控侵权产品,其主观上存在恶意。本案原告根据阿里巴巴1688平台载明的“已售数量”、淘宝网平台载明的“公益宝贝计划捐赠笔数”、拼多多平台的“已拼数量”主张被控侵权产品的销售量,并详细计算了被告因侵权行为的获利情况,法院根据原告的主张及在案证据适用惩罚性赔偿,认定了被告的赔偿数额。

  本案是一起较为典型的运用网络商务平台进行商标侵权和不正当竞争的案件,也是一起依据原告的请求,适用被告的获利情况和惩罚性赔偿原则确定经济损失赔偿数额的典型案件。本案对于网络商务平台知识产权惩罚性赔偿的认定进行了有益的探索和尝试,在适用惩罚性赔偿时进行了充分的说理和阐释,在惩罚性赔偿的具体计算方式方法、标准方面尤其是网络商务平台侵权产品销售数量的确定上进行了认定和把握,对于类似案件的审理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康明斯动力公司主张康明斯发电公司使用“康明斯”字号的行为构成擅自使用他人有一定影响力的企业名称的不正当竞争行为,请求法院判令康明斯发电公司停止侵权行为、变更企业字号、赔礼道歉以及赔偿损失。经审理查明,在中国境内企业名称中含有“康明斯”字号的公司有 1411 家,在山东有 62 家,在潍坊有 18 家,潍坊最早使用“康明斯”字号的企业亦非是原告。

  法院经审理认为,“康明斯”并非因为原告公司的宣传和使用而被相关公众所熟知,“康明斯”字号在潍坊地域范围内不具有唯一性,其与原告并未产生必然联系,被告使用其企业名称的行为并不导致相关公众的混淆,不会对原告构成不正当竞争。原告要求被告停止侵权、变更企业字号、赔礼道歉以及赔偿损失等的诉讼请求没有依据,遂判决驳回康明斯动力公司的诉讼请求。

  本案系一起依法判决使用特定字号不构成不正当竞争的典型案件。对于特定词汇,如果在我国各个行业领域均被广泛使用,该文字未成为某个特定主体的简称或习惯性称呼而被相关公众所熟知,相关公众也不会将其与某个行业的特定主体相联系,权利人无权禁止他人在企业字号中使用该特定词汇。本案的裁判,对于权利人选择社会经济中使用频率较高的词汇作为权利客体带来的潜在风险进行了警示,对同类案件的审理具有一定的指引作用。

  潍柴公司系“潍柴”商标权人。潍柴公司认为华一公司生产并销售、成功经销处销售的冷却液产品外包装标有“潍柴动力”字样,华一公司管理经营的网站展示的产品上标注了“潍柴动力”字样。两被告的上述行为侵害了其商标专用权,亦侵害其企业名称(字号)权,构成不正当竞争,要求判令两被告停止商标侵权行为及不正当竞争行为,赔偿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

  法院经审理认为,两被告生产、销售的冷却液与上述注册商标核定使用商品类似,该冷却液外包装上突出标注的“潍柴动力”字样,与“潍柴”“ ”注册商标标识构成近似,足以使相关公众在购买被控侵权商品时,对产品的来源产生混淆误认,从而构成商标侵权;原告的企业字号“潍柴”或“潍柴动力”具有很高的影响力,已经与原告潍柴公司建立起稳定的联系,属于有一定影响的企业名称,华一公司未经许可,在被诉侵权商品上突出使用“潍柴动力”标识,具有攀附潍柴公司企业商誉的主观恶意,容易造成相关公众的混淆,误认为被诉侵权商品系潍柴公司产品或与潍柴公司存在特定联系,侵害了潍柴公司的企业名称权,构成不正当竞争。最终,判令两被告停止商标侵权行为及不正当竞争行为,并赔偿损失及合理开支共计82万元。两被告不服一审判决,向山东省高院提起上诉,二审法院维持原判。

  本案是一起加大知名品牌保护力度,严厉打击恶意侵害商标专用权及企业名称权行为的典型案例。注册商标和企业名称均属于商业标识的范畴,但二者的权利基础、产生条件存在差别,因此,二者在法律上属于相互独立的两项权利。在原告依据上述两项权利主张被告构成侵权时,应当分别适用商标法和反不正当竞争法的相关条款进行审查并判定。本案的裁判,对于净化市场竞争环境,坚决制止以擦边球方式攀附他人商誉具有良好的示范效应,体现了人民法院严厉打击恶意侵权行为的决心,有力地保护了知识产权权利人的合法权利。

  本案原告受让取得“班花”商标,该商标具有较高的显著性和市场知名度。两被告共同经营的奎文串串火锅店与原告经营范围重叠,在经营场所使用“班花”标识、将“班花”作为个体工商户注册使用,其主办的网站命名为“奎文区东关班花串串火锅店”,将网站首页网址设为为“班花•中国”。成都班花公司认为两被告的行为侵害了其商标权,请求停止侵权、赔偿经济损失并支付合理开支。

  法院经审理认为,两被告曾经有意加盟原告,表明其在对原告“班花麻辣烫”品牌及涉案“班花”商标的知名度知晓的情况下,仍然在自己经营的门店中突出使用“班花”字样,恶意侵权的故意明显,理应处以较重赔偿数额,判决两被告连带赔偿原告经济损失150000元及因维权支出的合理费用35000元。

  本案系一起在知识产权案件中适用惩罚性赔偿的典型案件。本案两被告明知涉案商标具有较高知名度仍实施侵权行为,侵权主观恶意明显且情节严重,符合适用惩罚性赔偿的法定要件。本案的裁判,彰显了人民法院对民营企业知名品牌有效保护的鲜明态度,同时也充分体现出对受到疫情巨大影响的小微企业的司法人文关怀。

  2017年至2020年期间,被告人田某从被告人牟某、毕某(另案处理)、林某(另案处理)处购进1500余双假冒耐克、阿迪达斯注册商标的运动鞋,总进货价27万余元,购进后被告人田某明知是假冒耐克、阿迪达斯注册商标的运动鞋,仍通过微信联络等方式销售给客户,销售价值32万余元,非法获利5万余元,尚未销售的假冒耐克、阿迪达斯注册商标的运动鞋273双,货值5万余元。2017年至2020年期间,被告人牟某明知是假冒耐克、阿迪达斯注册商标的运动鞋,仍通过微信联络等方式销售给被告人田某800余双,销售价值15万余元,非法获利1.2万余元,尚未销售的假冒耐克、阿迪达斯注册商标的运动鞋112双,货值2万余元。

  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田某明知带有耐克和阿迪达斯商标的运动鞋为假冒注册商标产品而进行销售,已销售金额在25万以上,违法所得金额5万余元,属情节特别严重;被告人牟某明知带有耐克和阿迪达斯商标的运动鞋为假冒注册商标产品而进行销售,已销售金额在5万以上,违法所得金额1.2万余元,属情节严重,其行为均已构成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判决被告人田某犯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并处罚金6万元。被告人牟某犯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并处罚金2万元。

  本案是一起平等保护国际知名品牌的典型案例。本案被告人利用微信等新媒体销售方式进行销售,犯罪成本低,销售金额大,隐蔽性强。本案的裁判,有力地打击了恶意侵害他人商标权的行为,依法保护了国外权利人的合法权益,为营造法治化、国际化、便利化的营商环境提供有力司法保障和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