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为企业买个合适的商标,通过中间人付了10万元转让费,并拿到了办理转让手续的相关材料。据承办法官介绍,商标交易的兴起还是近几年的事,市场尚未得到有效规范;从事商标中介的人员鱼龙混杂、良莠不齐。

  想为企业买个合适的商标,通过中间人付了10万元转让费,并拿到了办理转让手续的相关材料。没想到,中间人截留了部分转让费。出让方因迟迟拿不到钱,起诉违约要求解除合同。近日,宁波慈溪法院知识产权庭就受理了这样一起案件。

  今年3月,慈溪一服装企业老总叶某打算购买一个适合其企业使用的商标。这件事,他托给了一个中间人阿强(化名)。

  阿强在寻得合适商标后,以所谓的行规为由,未将商标出让人的联系方式透露给叶某,也不允许叶某直接和出让人联系,交易中的所有事项均由其居间传达、办理。甚至在让叶某与出让人之间签订的转让协议中,也无具体转让金额,而仅以“转让费以收款收据为准”注示。对此,叶某表示理解。

  正是出于对“行规”的遵守和对朋友的信任,在未出具任何凭据的情况下,叶某将10万元转让款直接交给了阿强,而之后,阿强也将办理商标转让手续的相关材料交给了叶某。

  拿到材料后,叶某去商标局办理了相关手续。在等待商标局审批其转让申请期间,法院却发来了传票:出让人把他告上法庭,要求解除合同,并向商标局申请中止了审批程序。

  原来,阿强告诉出让方的金额是7万元,而在叶某将10万元转让费交给他后,他只向出让方支付了4万元,并以现金未带够为由,要求下次再补上余下的3万元。

  同样出于信任,出让方答应了阿强延期给付余款的请求,也一并交付了办理转让手续的所有材料。此后,阿强就以种种理由拖延付款。在讨要无望的情况下,出让方按照出让协议将叶某告上法庭。

  在原定开庭的当天,法院主持了庭前调解,双方很快就达成了和解协议,原告方当庭撤回起诉。在和解过程中,双方还当庭商定了另一项合作事宜。

  据承办法官介绍,商标交易的兴起还是近几年的事,市场尚未得到有效规范;从事商标中介的人员鱼龙混杂、良莠不齐。

  由于没有形成统一、公开、透明的市场,市场信息往往被把控在一些中介手里。由于商标转让不像一般的商品交易那么简单,签订协议后还需向商标局办理转让申请等相关手续,才能真正成为商标权利人,一旦某个环节出现问题,都有可能导致权利无法实现。正是因其具有一定的专业性,导致了交易双方当事人对中介的依赖,而一旦中介人员出现职业道德问题,当事人的权益就将受到损害。

  承办法官说,本案比较典型,如果最终没能达成和解,双方的损失都将是巨大的:对于原告方,由于双方的转让协议未注明转让价格,在其无法提供其他证据予以证明的情况下,本案的事实查明将相当困难;而对于被告方,由于存在纠纷,且有出让方提出异议,商标局也很有可能无法批准叶某的转让申请。

  为此,法官提醒,有意出让商标或购买商标的市民,在进行商标交易时,尽量委托正规、信誉好的商标中介,并签订规范的转让协议,以避免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