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卖到缺货、淘宝卖家“抱大腿”、文学教材里地位比肩鲁迅、台湾诚品书店设立专区一切的一切似乎并不让人意外南京乃至全国各地都掀起了“莫言热”。

  对于这个现象,莫言昨天表示,“我不希望引起什么莫言热,如果引起来的话,我希望这个热尽快冷却。”

  南京新街口新华书店业务科张经理表示,昨天早上一开门,半小时之内书卖完了。不断有读者询问莫言的书什么时候能到,书店特地打印出莫言作品供读者预订。记者看到,登记本上,留下电话的读者有几十名。

  下午4点多,记者来到大众书局,莫言的书打着“火热热销”字样。这些书的书页都有些泛黄,发出浓浓的霉味。“这些书都是老书了,今天早上从总部临时调运的。一个上午就卖了300多本。”大众书局营运中心店长助理周瑞江说。

  在网上,莫言的作品同样大卖。得奖前,莫言作品《蛙》的销售,在亚马逊商城图书商品里排在第560名。到了昨天,最畅销作品前5名中,有3本是莫言的作品。

  很多商家闻风而动忙着“抱大腿”,贴上“莫言”标签的周边产品纷纷出现。莫言获奖的纪念邮戳、纪念T恤在淘宝网上出售,纪念T恤上印着中英文“诺贝尔文学奖”和莫言的漫画头像,邮戳以济南将于13日启用的“中国作家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纪念邮戳为卖点,售价2元。

  淘宝网上出现以“莫言同款”为名出售的服装,服装简介中配有莫言照片,出售商品则与莫言当时所穿的毛衣、西装款式相似,照片包括莫言接受访谈和参加香港书展举行的名作家讲座。甚至还有一家卖女装的店,在所出售的女装上也打出了“莫言同款”的字样来吸引眼球。

  淘宝网上还出现了特别标注“莫言故乡”的“高密火烧”和烤鸡。现代快报记者 安莹

  目前在高校中较流行的现代文学史教材有两个版本,分别由高等教育出版社和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将近400所高校在使用。苏州大学中文系教授朱栋霖是这两套教材的第一主编。

  昨天上午,记者联系了朱教授,他告知记者,这两个出版社将要出版的下一版中国现代文学史教材,都将因为莫言获得诺奖而改写。

  在高等教育出版社1999年出版的《中国现代文学史》的下编中,莫言作为80年代小说的诸多代表作家之一,与另一名作家徐怀中一起被编入第二十九章的第七节。教材中表示,莫言的创作“改变了中国传统小说的轨迹。”

  朱栋霖说,明年年初,高等教育出版社和北京大学出版社都将出版现代文学史的修订本,他会将莫言的介绍、评价立为专章。“在文学史教材中,目前只有曹禺、巴金、老舍和鲁迅是专章介绍,而且他们都是1949年之前的作家。1949年之后享受此待遇的,只有莫言,他代表我国现当代文学最高成就。”

  朱栋霖介绍,他将会在这一章中,着重介绍莫言的三部代表作:《红高粱家族》、《丰乳肥臀》和《生死疲劳》。

  他认为,莫言坚持了自己的独立思考和独特的创作手法,所以在接下来要修订的文学史教材中,编写组还会将有一样坚持的作家的比重放大。

  朱栋霖坦言,因为莫言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从某种程度上说,“中国文学史的教材将因此改写”。 据法制晚报

  大陆著名作家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消息,引发台湾岛内新一轮的“莫言热”。莫言的好友作家张大春说:“实至名归,莫言创造新的中国叙事体,诺贝尔文学奖看见中国了”。

  11日晩间,岛内网络、广播、电视、通讯社多种媒体即时播发了莫言获奖的消息。12日出版的多家大报更是以头版头条的位置图文并茂报道莫言“以魔幻写实手法糅合中国乡土民间故事、历史及现代生活。”

  台湾著名作家龙应台称赞莫言“既泥土又狂野,既荒诞又现实。”在龙应台眼里,认识20年的莫言“一直拥抱着家乡的泥土,红高粱与他的人群,其意义非凡”。

  2010年台湾作家骆以军曾与到访的莫言进行“新世纪华语文学”对谈。骆以军表示,莫言的魔幻不是虚的,而是实的,他对民间有深刻的观察。

  在网络的论坛上,台湾文学爱好者热议着莫言。“昨天刚读完《檀香刑》,现在正看《生死疲劳》”。“莫言是全球华人的骄傲,台湾与有荣焉”。莫言的《红高粱家族》由台湾洪范出版引进,销量超过2万多本。麦田引进的《蛙》《檀香刑》《生死疲劳》等也有7000余本。

  麦田出版从2000年开始陆续出版莫言小说。麦田出版总编涂玉云指出,莫言写作愈长篇功力愈显现,布局和驱动的能力无人能比。出版社近期会把莫言几本重要长篇小说再版。诚品书店开设了莫言著作专区,让读者能重新回味莫言说故事的魅力。

  昨天,在世界最大图书博览会德国法兰克福书展上,“莫言获奖”消息如旋风般刮过。莫言没去书展,其作品《檀香刑》的德语版译者、德国人白嘉琳意外成了当天的“明星”:

  “人们一下子就涌过来了,都围着我采访,都不知道怎么应付了!”白嘉琳所属德国出版社的展台上,《檀香刑》德语版瞬间成了抢手货,德国记者郑重地把几本《檀香刑》摆好造型拍照。

  出版莫言作品的德国出版社都很兴奋,大概不仅为商业利益,也为自家的“慧眼”,这包括定于明春出版莫言长篇《蛙》的一家出版社。有一家出版了《红高粱家族》等4部莫言作品的出版社,很“应景”地立刻张贴出莫言肖像。

  书展主席博斯也成为记者寻找的对象,因为他在中国为主宾国的2009年书展上曾表示,在很多西方评论家眼中,莫言是有希望获诺贝尔文学奖的中国作家。文学爱好者措恩女士向中国记者表示祝贺,还说莫言获奖激发了她对中国和中国文学的兴趣。

  密切关注诺贝尔文学奖竞争的日本各大媒体和民众对日本著名作家村上春树惜败难掩惋惜之情,不过许多日本网民认为莫言获奖实至名归,并纷纷发帖对此表示祝贺。

  记者:文学从上个世纪80年代的舞台中心撤到了边缘,你如何看中国社会对文学的疏离?

  莫言:我们一直认为这是一个令人痛心的现象,但是如果你冷静地想一下,就会发现这是正常的。我记得20年前我读过一篇前辈作家汪曾祺先生写的文章,上个世纪30年代,好莱坞电影大举引进中国,人们的业余时间几乎都泡在电影院里,那时汪先生就对这个现象发表了很悲观的议论,说这样下去小说会没人读了。

  上世纪80年代初期的文学热潮,因为中国经过了十年文革的文学荒芜时期,突然思想解放,文学出来了,这个时候的文学,附载了很多不属于它的功能,所以这种轰动是不可能持久的。

  现在,很多人说小说会消亡,我觉得它永远不会消亡。文学是语言的艺术,而语言的审美功能是别的艺术作品所不能代替的。

  记者:目前社会的浮躁风,无论是阅读上的浮躁,还是写作上的浮躁,都对文学构成了伤害,你如何评价这一现象?

  莫言:从时间分配上来讲,那肯定是一种侵占了。听音乐听多了,看书的时间必然就少,你在网上聊天的时间多了,你干别的活的时间必然就少了。现在娱乐方式、休闲方式特别多,肯定会挤压很多文学阅读时间。我们小时候那种如痴如醉的阅读,是因为没有别的娱乐。但是我相信当大家玩了一圈之后回来,也许有一天会重新抱起一本书,体验一下这种古典读书的乐趣。

  这一奖项历年承受诸多争议,12日在挪威首都奥斯陆为宣布获奖者而举行的发布会上同样显现争议。

  在向媒体散发的新闻稿中,委员会认定“欧盟及其先驱者过去60年一直贡献于推进欧洲的和平与和解以及民主与人权”。

  只是,把欧盟定为获奖者,似乎在现场媒体记者中,就没有获得广泛认可。无论是在发布阶段,还是委员会成员回答提问阶段,借助网络实况发布的现场画面外,出现媒体人多次表达不认可的“嘘”声。

  委员会解释,一次世界大战和二次世界大战之间,挪威诺贝尔委员会多次颁奖给寻求德国与法国和解的人士。

  历史上,在70年时段内,德国和法国之间爆发4场战争。德法和解,在二战1945年结束以后才成为现实。“如今,德法之间(再次)爆发战争不可想象。”

  委员会承认欧盟时下“正经受严峻经济困境和相当大社会动荡”,表示希望公众更加看重欧盟“最重要的结果”。

  这一似乎有意给欧盟“打气”的举动迅速招致发布会场外政界人士评议,而评议本身构成对委员会决定以及欧盟作用的争议。

  荷兰议员海尔茨·维尔德斯发问:“把诺贝尔和平奖发给欧盟,在(欧盟总部所在地)布鲁塞尔和整个欧洲都痛苦地崩溃的时候?下一次会是什么?难道是把一份(美国电影界)奥斯卡奖发给(欧洲理事会主席赫尔曼·)范龙佩?”

  “这件事情绝对丢脸,”英国独立党领导人里格·舒尔茨更为决绝地告诉媒体记者,“这让诺贝尔(和平)奖完全不再有信誉”。据新华社

  诺贝尔奖激战正酣之际,美国一项最新研究称,人均巧克力消费量越高的国家,按人口平均计算的诺贝尔奖得主人数就越多。

  这项刊发在网络版《新英格兰医学杂志》的研究显示,巧克力中富含一种叫黄烷醇的物质,能够减缓与年龄相关的大脑衰老,甚至有增强脑部活动能力的效果。

  研究报告主要作者、美国纽约哥伦比亚大学教授弗朗兹·梅瑟利表示,通过对比来自23个国家的主要巧克力生产商的数据后发现,一个国家的人均巧克力消费量与每千万人中诺贝尔奖获得者的人数呈正比关系。基于去年数据的分析显示,按人口比例,瑞士的巧克力消费量和诺贝尔奖获得者人数均最多。美国这两项的排名居中。

  尽管研究结果刊登在权威医学刊物上,但仍有不少学者对这项研究提出质疑。有研究人员评论说,巧克力消费量可能的确与诺贝尔奖获奖比率有关,但这种关联没有任何意义。

  当浮层化现象严重时,我们遇到的挑战是,出的主意没有太大实操价值,从事实际操作的人…

  恒大与拜仁这场比赛太有价值,展现了自己,也终于真刀真枪下看清了自己,更成为一把标尺…

  人的生命本无意义,是学习和实践赋予了它意义。应该把学习作为人生的习惯和信仰。

  幸福是什么?当你功成名就时,发现成功不会让你幸福,和人分享才会。当你赚到很多钱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