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至2020年6月期间,被告人陈某某未经Y公司授权许可,通过其在经营的网店,销售了假冒Y公司“AirTAC”注册商标的电磁阀、压力表等产品,销售金额140余万元,非法获利14万余元。案发后,被告人陈某某赔偿了被害单位Y公司40万元,并取得了Y公司的谅解。

  被告人陈某某销售明知是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销售金额数额巨大,其行为已构成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被告人陈某某到案后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依法可以从轻处罚;能赔偿被害单位的损失,并取得被害单位的谅解,可酌情从轻处罚。故判令:被告人陈某某犯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五万元;涉案被查扣的电脑主机作为犯罪工具予以没收,假冒注册商标的物品予以没收并销毁。

  原告J公司系一家专业研发、生产电梯光幕配件的初创型公司,在企业发展过程中,与第三人W公司产生竞争关系,2019年1月,W公司向宁波市某区市场监督管理局(以下简称某市监局)以J公司在其淘宝店铺的产品名称上使用与W公司相同型号标识为由投诉不正当竞争,某市监局于2020年9月10日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书,决定对原告作责令停止违法行为及罚款三百余万元的处罚。原告不服,遂于2020年10月21日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被告某市监局作为某区履行工商行政管理职责的部门,对涉案不正当竞争行为进行查处具有法定职权,原告嘉某公司涉案销售行为构成不正当竞争问题已由两级法院生效判决予以认定,被告某市监局以原告嘉某公司自认货值一百余万元作为违法经营额计算罚款金额并无不当,且原告嘉某公司的行为并不存在法定从轻或减轻的情形,其也未提供充分证据证明其存在从轻或减轻处罚的情形,被告某市监局责令原告嘉某公司停止违法行为及按照原告违法经营额2.5倍予以罚款符合规定。故判令:驳回原告嘉某公司的诉讼请求。

  该案聚焦企业经营发展的热点难点,运用判决导向,依法打击了企业“打擦边球”形式的不正当竞争行为,进一步引导规范企业经营者树立合法经营、诚信经营的发展理念,鼓励中小微企业创新自主品牌,营造风清气正的良性市场竞争秩序。

  原告R公司系大型连锁超市公司,通过独占许可和受让方式取得了R品牌的注册商标专用权。2018年,原告发现被告店铺经营的超市招牌、商品标价签、购物袋等突出使用了R品牌的字样及标识,经比对,与原告的商标构成相同,造成相关消费者将被告服务与原告服务相混淆,对R品牌超市服务的来源产生误认,误解原被告之间具有许可使用等关联关系,被告的上述行为构成商标侵权,为此原告诉诸法院请求判令被告停止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并赔偿经济损失。

  在审理过程中,承办法官突破就案办案,创新审判思路,积极寻找当事人双方的利益弥合点,在发现R品牌超市有授权商标的意向后,有效引导当事双方将侵权纠纷转化为合作共赢,化“商标侵权”为“商标授权”,促成原被告双方成功签订为期三年的商标授权协议。原告R品牌超市顺利维权并获得经济收益,被告溪口某副食店也无需拆除、更换带有R品牌字样、标识的门店招牌,此案的顺利解决为当事双方极大地节约了时间成本和经济成本,换来双赢的局面,更是突出了商标的价值在于使用的特点。

  27日下午,“四明”云法庭“知识产权宣传周”特别节目走进奉化大堰镇“共享法庭”,在座十余名庭务主任观看了一起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案件庭审宣传片。

  原标题:《网店售假获刑?不正当竞争还要行政处罚?“侵权”如何化“共赢”?这场发布会来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