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知名IP宝可梦的代表角色之一,可达鸭音乐盒经网络快速发酵,成为继玲娜贝儿、冰墩墩之后,年轻消费者追捧的又一“新宠”。

  据中新经纬报道,在深圳宝安区生活的杜先生表示,自己在儿童节套餐开售第一天上午几乎跑遍了家附近的每一家肯德基门店,得到的均是“可达鸭缺货”的答案。“我21日、22日跑了两趟肯德基,看到的都是其他玩具余货充足,但可达鸭早就没有了。”

  陈女士5月23日前往浙江金华的肯德基门店,得知可达鸭缺货,下次补货时间未知。“店员说不知道哪天会有,而且限量10份,早上九点半开售(套餐)。我一看没有可达鸭,就直接走了。”

  在社交平台搜索“可达鸭”,可以看到网友们分成两派:想要可达鸭没买着的、得到可达鸭在炫耀的。其中,有部分博主上传多个可达鸭一起跳舞的视频,被网友怀疑是恶意抢购,有“黄牛”之嫌。“怎么能买这么多?这是给大家的六一礼物啊,不是给你一个人的!”“搁这儿进货呢?”

  为了获得玩具,购买多个儿童套餐的情况在网上并不少见。在二手交易平台上,肯德基宝可梦玩具,尤其是可达鸭玩具的销售链接比比皆是,可达鸭的价格从100元到500元不等,还有部分卖家放出多个可达鸭的库存照片。以500元来算,仅一个套餐内玩具的价格,就已经是套餐本身价格(以69元计)的7倍多。

  此外,还有人在网上挂出“代吃”的招牌,即买家出钱购买套餐,卖家吃掉套餐内食物并邮寄玩具。有人称“热量归我,玩具归你”,也有人直言“就是馋了”,部分代吃的价格也已高出套餐本身售价。

  这次火了的可达鸭,是肯德基推出的儿童节宝可梦联名套餐,该音乐盒为套餐的赠品玩具。据肯德基APP,该儿童节宝可梦玩具套餐共有四种,价格分别为69元、109元、73元和115元,每款均可赠送随机玩具一个。由于套餐限量且玩具款式随机赠送,可达鸭音乐盒只是其中一款,故存在一定获取门槛。

  据环球网报道,据悉,可达鸭是动画《宝可梦》中的角色。电视动画《宝可梦》,改编自宝可梦系列游戏。现在,任天堂申请可达鸭商标已获批。

  启信宝显示,“可达鸭”商标被多家公司抢注,最早申请于2002年,申请人包括任天堂株式会社、武汉安凯欣商贸有限公司、鹿邑县万和天成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等,其中有20余条相关商标已注册成功,国际分类包括广告销售、餐饮住宿、灯具空调等。

  资料显示,《宝可梦》是由GameFreak和Creatures株式会社开发,由任天堂发行的一系列游戏,是宝可梦系列媒体作品的一部分。最初的作品是在1996年于日本发行的GameBoy角色扮演游戏。

  宝可梦系列一直贯穿任天堂的各代掌机之中。系列中的游戏通常成对发售(有所区别),复刻版常出在初版游戏发布的几年后。游戏的主系列由角色扮演类游戏组成,旁支系列的游戏则包含有其他的类型,例如动作角色扮演游戏、益智游戏和电子宠物等。宝可梦系列是世界上第二热销的系列电子游戏,仅次于任天堂的马力欧系列。

  据新京报报道,在了解消费者为何喜爱可达鸭音乐盒时,除了因喜爱宝可梦IP之外,“可爱”“呆萌”成为不少消费者反馈的关键词。

  不过,在业内人士看来,依靠形象IP取胜的策略往往难以复制,需要内容来支撑。“不需要故事载体的IP,比如熊本熊、泡泡玛特的Molly等,这类直接呈现而且成功的形象IP是设计创意的极致,普通创意者难以做到。”北京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学术委员会主任陈少峰表示,“因此企业不仅要做出自己的IP,所做的内容之间还要有一种积累性。这个内容的积累形成IP以后,才会变成自己的‘防火墙’。

  值得注意的是,据中新经纬报道,2022年初,肯德基就因为在套餐中赠送泡泡玛特联名玩具“Dimoo”,从而引发消费者花钱找“代吃”,并被中消协点名批评。

  时隔不到半年,肯德基的联名IP玩具再次引发热潮,虽然并无“隐藏款”,但其引发的代吃、炒作玩具现象与年初时如出一辙。

  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江瀚表示,“类似当前可达鸭的联名玩具,虽然也有社交货币的作用,但本质上是企业营销活动的产物。消费者要保持理性,也要深刻理解自己到底需不需要这样的产品。如果自身有兴趣、而且正好能买到的话,那么参与购买无可厚非;如果需要高价购买二手、花钱请人代吃,便没有多大意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