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天法务检索判决文书(5897)份,制作商家在平台涉及商标侵权和不正当竞争的应诉指南 ,侵权商标涉及“百花”“大白兔”“创维”等供被经营者参考,供律师同行交流学习。

  案例一、广东省广州市白云区人民法院发布涉化妆品行业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十大典型案例(2019.01-2021.12)之三:原告恒奢公司与被告吴某某、植村秀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一案——涉案侵权产品生产者身份的认定

  原告合法拥有第19620286号“”注册商标的使用权以及以自己的名义进行维权的权利。被告吴某某在拼多多平台上经营的名为陈博士的店铺未经许可,擅自销售了带有与第19620286号注册商标相同商标的产品。而被诉侵权产品外包装上的生产商显示为被告植村秀公司。 原告诉称“XEQ方程式”相关产品在国内拥有极高的知名度和美誉度。两被告的上述行为侵犯了原告的注册商标专用权,故请求法院判令两被告停止侵权及赔偿损失。 被告植村秀公司辩称,植村秀公司无侵权行为,并非本案适格被告。涉案产品不是植村秀公司生产的或授权生产、销售的,涉案产品中除了在包装盒上“生产商”是植村秀公司的名称以外,植村秀公司从未生产过批号“TXXM120505”的任何产品。编号为“粤妆20160317”的化妆品生产许可证,有效期至2018年2月18日,现已过期失效,未再使用。植村秀公司在本案中无任何过错,也未因被诉侵权行为获利,植村秀公司对涉案侵权行为事先并不知情,相反,被诉侵权行为侵犯了植村秀公司的企业名称权,也给植村秀公司的企业形象造成了不良影响和经济损失。在此基础上,原告要求植村秀公司赔偿经济损失的主张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植村秀公司收到起诉状之后,核查发现“拼多多”平台上存在其他侵害植村秀公司企业名称权的侵权行为,并向上海寻梦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发出律师函,要求其立即对侵权产品(生产批号“TXXM120505”、化妆品生产许可证编号为“粤妆20160317”)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终止交易等措施,并向植村秀公司提供相关侵权行为人的信息以供其后续维权使用。

  广州市白云区人民法院于2021年6月1日作出(2020)粤0111民初25742号民事判决,判决:一、被告吴某某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立即停止侵害原告恒奢公司普通许可使用的第19620286号“”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二、被告吴某某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恒奢公司经济损失20000元(含合理费用);三、驳回原告恒奢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一审宣判后,双方当事人均未在上诉期内提出上诉,现一审判决已经发生法律效力。

  案例二、山东省潍坊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布6起2021年度知识产权典型案例之二:“创维Skyworth”商标侵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案

  创维集团有限公司系“创维Skyworth”系列商标权人。创维公司认为潍坊鹏信公司、肖某未经原告许可,共同在网络平台等开设店铺销售侵犯原告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多款产品,构成不正当竞争;被告上海寻梦公司允许肖某进入其经营的网络平台开设店铺,且接到原告的通知后未及时删除侵权链接,应与被告肖某承担连带责任。   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在宣传推广中使用“创维原装”“创维专用”等字样,对商品的质量、来源作出的不真实陈述,误导消费者,系构成虚假宣传的不正当竞争行为。被告在其淘宝网店铺的涉案商品在被投诉及收到要求其停止侵权的律师函后,仍然继续在其他网络平台或通过案外人的网店销售被控侵权产品,其主观上存在恶意。本案原告根据阿里巴巴1688平台载明的“已售数量”、淘宝网平台载明的“公益宝贝计划捐赠笔数”、拼多多平台的“已拼数量”主张被控侵权产品的销售量,并详细计算了被告因侵权行为的获利情况,法院根据原告的主张及在案证据适用惩罚性赔偿,认定了被告的赔偿数额。

  【典型意义】本案是一起较为典型的运用网络商务平台进行商标侵权和不正当竞争的案件,也是一起依据原告的请求,适用被告的获利情况和惩罚性赔偿原则确定经济损失赔偿数额的典型案件。本案对于网络商务平台知识产权惩罚性赔偿的认定进行了有益的探索和尝试,在适用惩罚性赔偿时进行了充分的说理和阐释,在惩罚性赔偿的具体计算方式方法、标准方面尤其是网络商务平台侵权产品销售数量的确定上进行了认定和把握,对于类似案件的审理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案例三、山东省聊城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布10件2021年度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典型案例之八:“百花”“大白兔”不正当竞争案

  原告是一家大型食品企业,其生产的“大白兔”“百花”牌花生牛轧糖在国内拥有较大的市场份额,具有较高的知名度。原告在拼多多店铺购买的花生牛轧糖包装上显示制造商为被告冠县某食品公司,原告认为被告生产的花生牛轧糖包装装潢与原告的“大白兔”“百花”牌花生牛轧糖包装装潢近似,构成不正当竞争,请求法院判令被告停止侵权并赔偿经济损失及合理支出。   法院审理认为,原告“大白兔”“百花”牌花生牛轧糖已生产多年,在中国境内有一定的市场知名度,为有一定影响的商品,且“大白兔”“百花”牌花生牛轧糖的装潢为有一定影响的商品装潢;被告未经许可在其生产的花生牛轧糖上使用与原告有一定影响力的“大白兔”“百花”牌花生牛轧糖装潢相近似的装潢,客观上会导致相关公众混淆商品来源,构成不正当竞争,判决被告冠县某食品公司停止侵权并赔偿经济损失及合理支出。

  【典型意义】“大白兔”“百花”牌花生牛轧糖已生产多年,为公众所知悉,具有一定影响力。很多小商家为赚取更多利润,将“大白兔”“百花”牌花生牛轧糖的商品装潢用在自己的商品装潢上,致使消费者难以辨别真伪。该案从源头上惩治生产者侵权行为,督促生产者公平参与市场竞争,保护了广大消费者的消费权益。

  案例四、湖南高院发布2019年度湖南法院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典型案件之六:九牧王股份有限公司诉胡某某侵害商标权纠纷案

  九牧王股份有限公司是第1521308号“九牧王”商标、第7773666号“JOEONE”商标、第7967316号“JOEONE”商标、第8623496号“”商标、第8717119号“”商标的商标权人。上述商标核定使用商品均为第25类,包括服装、衬衣、裤子等。2004年2月,“JOEONE九牧王”及图商标被国家工商总局认定为“中国驰名商标”。拼多多平台上卖家名为“燕丽服装店”系使用胡某某身份证开设的网店,在互联网中出售“九牧王”服饰产品。九牧王股份有限公司工作人员在福建省厦门市公证处的公证下,于2018年4月12日访问该“燕丽服装店”网页,该网页显示已拼“九牧王”男士西裤直筒商务正装3199件、2人拼单,单价为128元;九牧王股份有限公司工作人员花费128元从“燕丽服装店”购买了标识为“九牧王”的西裤一条。经九牧王股份有限公司确认,该T恤并非九牧王股份有限公司生产,属于侵权产品。九牧王股份有限公司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判令胡某某停止侵权,并赔偿九牧王股份有限公司经济损失及为制止胡某某侵权行为所支出的合理费用共计人民币5万元。

  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审理认为,网络店铺开办者的“刷单”是其伪造销售数量以吸引更多消费者的虚假宣传行为,该行为不应得到鼓励。将店铺标明的销售数量作为确定赔偿额的考虑因素,有利于引导市场主体规范经营和诚信经营。因此,本案赔偿额应考虑店铺标明的侵权商品销售数量。

  根据诉请保护商标的知名度、侵权人销售商品数量,同时考虑到侵权人胡某某被诉后一审二审均出庭应诉,承诺不再侵权,并主动表达愿意作出一定赔偿的诚恳态度,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考虑该个案因素,将一审法院确定的赔偿数额1万元变更为1.6万元。

  本案对认定电商平台内店铺经营者刷单形成其商品销售数量的行为持否定性评价,明确了在被告不提供其真实销售数量、知识产权原告举证难的现实背景下,在赔偿数额的确定中,将刷单数量作为法定赔偿的考量因素,既缓解原告的举证难度,也有利于引导电商平台的店铺开办者规范、诚信经营。

  案例五、山东省烟台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布2021年度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十大案例之九:南京佛勒都娜贸易有限公司与烟台伯尼卡特葡萄酒有限公司、烟台黛玛斯商贸有限公司不正当竞争纠纷案

  原告:南京佛勒都娜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京佛勒都公司)   被告:烟台伯尼卡特葡萄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烟台伯尼卡特公司)   被告:烟台黛玛斯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黛玛斯公司)   南京佛勒都公司系西班牙奥兰骑士酒庄指定中国区授权经销商,负责代理销售“奥兰小红帽”系列葡萄酒产品。其销售的葡萄酒产品瓶体外包装正标和背标中央醒目位置皆有带有狼头的红衣上半身正面图案和红衣上半身背面图案。南京佛勒都娜公司自2017年起通过多种平台及明星代言等方式为销售“奥兰小红帽”系列葡萄酒产品投放大量广告,并通过线上、线下多种方式在包括烟台在内的全国各个城市销售,销售额累计过亿。南京佛勒都娜公司经调查发现,烟台黛玛斯公司在其经营的拼多多网店上销售与南京佛勒都公司产品极为近似包装装潢的葡萄酒,产品标签上载明的生产商为烟台伯尼卡特公司,故诉至法院请求判令两被告立即侵权并赔偿经济损失及维权合理费用。   裁判结果   烟台中院经审理认为,南京佛勒都娜公司自获得“奥兰小红帽”系列葡萄酒在中国区的经销权后,通过多渠道的广告宣传和销售使“奥兰小红帽”系列葡萄酒在全国范围内具有一定知名度,该产品外包装上以红色外衣为主要设计元素的装潢图案视觉效果突出,已经成为相关公众将上述装潢的整体形象与原告的葡萄酒产品联系起来,具有识别其商品来源的作用,属于依法受保护的特有装潢。被控侵权商品与原告的商品属相同商品;通过庭审比对,二者装潢的整体布局和基本要素皆相同,就普通消费者的一般注意力而言,两者在整体视觉上构成近似;原告的商品具有较高知名度,且以小红衣为主要元素的商品外包装装潢的显著性较强,两被告作为被诉侵权产品的生产商和运营商,理应对此知晓并在生产经营的产品上注意合理避让,却使用了与原告产品近似的装潢,且无论是从产品名称、还是产地,皆作了故意引人误导的描述,其仿冒原告产品的主观恶意比较明显,构成不正当竞争。故判决两被告共同赔偿南京佛勒都娜公司经济损失及合理支出的合理费用共计18万元。

  在市场竞争中,模仿自由本是市场竞争的应有之义。不同的经营者对商品包装、装潢设计可以相互学习、借鉴,并在此基础上进行创新设计。模仿的行为本身是正当的,但是这种模仿应当有一限度,那就是不能使相关公众对二者的商品产生市场混淆或误认为二者之间存在某种特定关联,否则就构成了不正当的市场竞争行为。经营者学习借鉴他人包装装潢时要时刻保持界限意识,意图攀附他人包装装潢知名度的“搭便车”行为有违公平、诚实信用的市场竞争原则,构成仿冒的不正当竞争,将面临承担法律责任的后果。   【案例索引】(2021)鲁06民初139号

  烟台中院经审理认为,南京佛勒都娜公司自获得“奥兰小红帽”系列葡萄酒在中国区的经销权后,通过多渠道的广告宣传和销售使“奥兰小红帽”系列葡萄酒在全国范围内具有一定知名度,该产品外包装上以红色外衣为主要设计元素的装潢图案视觉效果突出,已经成为相关公众将上述装潢的整体形象与原告的葡萄酒产品联系起来,具有识别其商品来源的作用,属于依法受保护的特有装潢。被控侵权商品与原告的商品属相同商品;通过庭审比对,二者装潢的整体布局和基本要素皆相同,就普通消费者的一般注意力而言,两者在整体视觉上构成近似;原告的商品具有较高知名度,且以小红衣为主要元素的商品外包装装潢的显著性较强,两被告作为被诉侵权产品的生产商和运营商,理应对此知晓并在生产经营的产品上注意合理避让,却使用了与原告产品近似的装潢,且无论是从产品名称、还是产地,皆作了故意引人误导的描述,其仿冒原告产品的主观恶意比较明显,构成不正当竞争。故判决两被告共同赔偿南京佛勒都娜公司经济损失及合理支出的合理费用共计18万元。

  案例六、四川天府新区成都片区人民法院(四川自由贸易试验区人民法院)发布5起2021年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典型案例之五:付某某与成都泰铭锦宏贸易有限责任公司、上海寻梦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浙江淘宝网络有限公司侵害商标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案

  原告付某某于2019年5月注册了“寻味天府”在第35类的注册商标。成都泰铭锦宏贸易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成都泰锦公司)2016年11月29日在“淘宝网”开设“寻味天府”淘宝店、2017年10月30日在“拼多多”开设“寻味天府”拼多多店、2018年12月10日在“拼多多”开设“寻味天府特产店”。“寻味天府”淘宝店2017年11月7日的销售订单交易快照、“寻味天府”拼多多店2016年12月28日的销售订单交易快照、“寻味天府特产店”2018年12月12日的销售订单交易快照均显示商品橱窗左上角标识有“寻味天府”字样的图文组合,且该三家线上店铺之后的销售订单交易快照左上角标识亦有“寻味天府”字样的图文组合。付某某认为成都泰锦公司在无“寻味天府”第35类商标使用权及“未经授权许可”的情况下,以“寻味天府xunweitianfu”汉字和拼音组合的图形标识在拼多多、淘宝等平台的商业橱窗中,页面展示对外宣传推广使用展示与付某某相同或者近似商标,构成商标侵权。

  四川自由贸易试验区人民法院审理认为,本案关键在于被告成都泰锦公司对于诉争商标“寻味天府xunweitianfu”是否具有在先权利。《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九条第三款规定“商标注册人申请商标注册前,他人已经在同一种商品或者类似商品上先于商标注册人使用与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的,注册商标专用权人无权禁止该使用人在原使用范围内继续使用该商标,但可以要求其附加适当区别标识。”国家知识产权局印发的《商标侵权判断标准》第三十三条第一款、第二款规定“商标法第五十九条第三款规定的‘有一定影响的商标’是指在国内在先使用并为一定范围内相关公众所知晓的未注册商标。有一定影响的商标的认定,应当考虑该商标的持续使用时间、销售量、经营额、广告宣传等因素进行综合判断。”本案中,成都泰锦公司开设三个案涉店铺的时间均早于付某某在第35类注册“寻味天府”的时间,且三个案涉店铺在商品橱窗展示中持续性使用“寻味天府”的图文标志进行标识;此外,案涉三个店铺的商品销量较大,其在线上店铺中具有一定影响力,而反观付某某,其未能举证证明其注册商标的实际使用情况,不能证明注册商标实际用于经营活动。综合考量案涉图文标识的持续使用时间、店铺销售情况、店铺规模以及付某某对于商标的使用情况等因素,法院认定成都泰锦公司对于诉争商标具有在先权利。付某某无权禁止成都泰锦公司在原使用范围内继续使用诉争商标,对于付某某的诉请请求均不予支持。一审宣判后,双方均未提起上诉。

  第四十八条本法所称商标的使用,是指将商标用于商品、商品包装或者容器以及商品交易文书上,或者将商标用于广告宣传、展览以及其他商业活动中,用于识别商品来源的行为。

  (一)未经商标注册人的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的商标的;

  (二)未经商标注册人的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近似的商标,或者在类似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标,容易导致混淆的;

  (四)伪造、擅自制造他人注册商标标识或者销售伪造、擅自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的;

  (五)未经商标注册人同意,更换其注册商标并将该更换商标的商品又投入市场的;

  (六)故意为侵犯他人商标专用权行为提供便利条件,帮助他人实施侵犯商标专用权行为的;

  第六十三条侵犯商标专用权的赔偿数额,按照权利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确定;实际损失难以确定的,可以按照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确定;权利人的损失或者侵权人获得的利益难以确定的,参照该商标许可使用费的倍数合理确定。对恶意侵犯商标专用权,情节严重的,可以在按照上述方法确定数额的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确定赔偿数额。赔偿数额应当包括权利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

  人民法院为确定赔偿数额,在权利人已经尽力举证,而与侵权行为相关的账簿、资料主要由侵权人掌握的情况下,可以责令侵权人提供与侵权行为相关的账簿、资料;侵权人不提供或者提供虚假的账簿、资料的,人民法院可以参考权利人的主张和提供的证据判定赔偿数额。

  人民法院审理商标纠纷案件,应权利人请求,对属于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除特殊情况外,责令销毁;对主要用于制造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的材料、工具,责令销毁,且不予补偿;或者在特殊情况下,责令禁止前述材料、工具进入商业渠道,且不予补偿。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2020修正) 第十条

  第十条人民法院依据商标法第五十七条第(一)(二)项的规定,认定商标相同或者近似按照以下原则进行:

  (二)既要进行对商标的整体比对,又要进行对商标主要部分的比对,比对应当在比对对象隔离的状态下分别进行;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2020修正) 第十六条第一款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2020修正) 第十六条第二款

  第十六条权利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注册商标使用许可费均难以确定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当事人的请求或者依职权适用商标法第六十三条第三款的规定确定赔偿数额。

  人民法院在适用商标法第六十三条第三款规定确定赔偿数额时,应当考虑侵权行为的性质、期间、后果,侵权人的主观过错程度,商标的声誉及制止侵权行为的合理开支等因素综合确定。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2020修正) 第十七条

  第十七条商标法第六十三条第一款规定的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包括权利人或者委托代理人对侵权行为进行调查、取证的合理费用。

  人民法院根据当事人的诉讼请求和案件具体情况,可以将符合国家有关部门规定的律师费用计算在赔偿范围内。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2020修正) 第九条第一款

  第九条商标法第五十七条第(一)(二)项规定的商标相同,是指被控侵权的商标与原告的注册商标相比较,二者在视觉上基本无差别。

  商标法第五十七条第(二)项规定的商标近似,是指被控侵权的商标与原告的注册商标相比较,其文字的字形、读音、含义或者图形的构图及颜色,或者其各要素组合后的整体结构相似,或者其立体形状、颜色组合近似,易使相关公众对商品的来源产生误认或者认为其来源与原告注册商标的商品有特定的联系。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2020修正) 第十八条

  第十八条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诉讼时效为三年,自商标注册人或者利害权利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权利受到损害以及义务人之日起计算。商标注册人或者利害关系人超过三年起诉的,如果侵权行为在起诉时仍在持续,在该注册商标专用权有效期限内,人民法院应当判决被告停止侵权行为,侵权损害赔偿数额应当自权利人向人民法院起诉之日起向前推算三年计算。

  (五)复制权,即以印刷、复印、拓印、录音、录像、翻录、翻拍、数字化等方式将作品制作一份或者多份的权利;

  (六)发行权,即以出售或者赠与方式向公众提供作品的原件或者复制件的权利;

  (七)出租权,即有偿许可他人临时使用视听作品、计算机软件的原件或者复制件的权利,计算机软件不是出租的主要标的的除外;

  (十)放映权,即通过放映机、幻灯机等技术设备公开再现美术、摄影、视听作品等的权利;

  (十一)广播权,即以有线或者无线方式公开传播或者转播作品,以及通过扩音器或者其他传送符号、声音、图像的类似工具向公众传播广播的作品的权利,但不包括本款第十二项规定的权利;

  (十二)信息网络传播权,即以有线或者无线方式向公众提供,使公众可以在其选定的时间和地点获得作品的权利;

  第十二条在作品上署名的自然人、法人或者非法人组织为作者,且该作品上存在相应权利,但有相反证明的除外。

  第五十四条侵犯著作权或者与著作权有关的权利的,侵权人应当按照权利人因此受到的实际损失或者侵权人的违法所得给予赔偿;权利人的实际损失或者侵权人的违法所得难以计算的,可以参照该权利使用费给予赔偿。对故意侵犯著作权或者与著作权有关的权利,情节严重的,可以在按照上述方法确定数额的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给予赔偿。

  权利人的实际损失、侵权人的违法所得、权利使用费难以计算的,由人民法院根据侵权行为的情节,判决给予五百元以上五百万元以下的赔偿。

  人民法院为确定赔偿数额,在权利人已经尽了必要举证责任,而与侵权行为相关的账簿、资料等主要由侵权人掌握的,可以责令侵权人提供与侵权行为相关的账簿、资料等;侵权人不提供,或者提供虚假的账簿、资料等的,人民法院可以参考权利人的主张和提供的证据确定赔偿数额。

  人民法院审理著作权纠纷案件,应权利人请求,对侵权复制品,除特殊情况外,责令销毁;对主要用于制造侵权复制品的材料、工具、设备等,责令销毁,且不予补偿;或者在特殊情况下,责令禁止前述材料、工具、设备等进入商业渠道,且不予补偿。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著作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2020修正) 第二十五条

  第二十五条权利人的实际损失或者侵权人的违法所得无法确定的,人民法院根据当事人的请求或者依职权适用著作权法第四十九条第二款的规定确定赔偿数额。

  人民法院在确定赔偿数额时,应当考虑作品类型、合理使用费、侵权行为性质、后果等情节综合确定。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著作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2020修正) 第七条

  第七条当事人提供的涉及著作权的底稿、原件、合法出版物、著作权登记证书、认证机构出具的证明、取得权利的合同等,可以作为证据。

  在作品或者制品上署名的自然人、法人或者非法人组织视为著作权、与著作权有关权益的权利人,但有相反证明的除外。

  针对近日媒体报道的拼多多平台内销售侵权假冒商品等问题,8月2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网监司牵头召开行政约谈会,要求拼多多平台经营者严格履行主体责任,加强对入驻平台经营者及商品的管理和审核,积极配合各地各级市场监管部门调查检查,维护公平竞争秩序,真正做到为消费者谋福利。

  约谈会上,网监司负责人强调,拼多多要正确对待媒体监督和消费者投诉,正视问题,不以任何理由推卸责任,纵容和支持假冒侵权者,坚守法律红线和道德底线;要积极配合各地各级市场监管部门的调查检查,及时提供涉嫌违法网店经营者主体信息、经营资质信息以及交易记录和宣传内容;要认真查找自身存在的问题,切实承担平台主体责任,举一反三,加强对平台内刷单炒信等其他违法经营行为的自查自纠。

  近年来,市场监管总局依法维护网络市场秩序,坚持依法行政、不枉不纵、包容审慎、促进健康有序发展的原则,支持网络交易模式的改革与创新,尊重经营理念的变化与发展。网监司负责人强调,纵容甚至支持制售侵权、假冒商品,是网络交易平台经营者不能触及的法律红线和道德底线。只有健康的发展才是真正的发展,才是有前途的发展。希望拼多多公司千方百计、想方设法加强平台管理、规范入驻平台网店的经营行为,坚持守法经营,实现健康、快速和持续发展。

  拼多多董事长黄峥表示,拼多多将站在消费者的角度扎扎实实解决问题,认认真真全面整改。同时,主动与监管部门沟通,争取法律指导,主动配合市场监管部门的调查检查,不推卸责任。拼多多将以此次舆情事件为契机,加强平台管理,谋求企业长远发展。

  作为一家新电商企业,拼多多有幸得到7.8亿消费者的信任,深知责任重大,必须坚守底线、依法经营、健康发展,创造更多价值。为保障消费者、平台内相关经营者的合法权益,维护互联网领域良好消费环境和公平竞争秩序,拼多多郑重作出以下承诺:

  一、遵守法律法规,加强合规管理。坚守法律底线,恪守社会公德和商业道德,认真履行法定义务、落实法定责任,主动承担起更多社会责任。

  二、公平参与竞争,实现共同发展。遵循自愿、平等、公平的基本原则,尊重平台内经营者的自主选择权。合理确定企业发展战略,不实施垄断协议,不违法实施经营者集中。

  三、坚持诚实守信,维护竞争秩序。崇尚诚实信用,不实施妨碍、破坏其他经营者合法提供网络产品或者服务的正常经营行为,不实施不正当价格行为,不发布违法广告,不损害竞争对手的商誉。

  四、落实平台责任,强化平台治理。对平台内经营者未取得相关行政许可从事经营活动、消费欺诈、刷单炒信、虚假宣传等行为,依法进行严格规范。加强假冒伪劣商品治理,落实食品安全保障义务,守护人民群众的人身财产安全。不非法收集和滥用个人信息,切实保护消费者知情权、选择权等合法权益。严格履行知识产权保护义务,建立知识产权保护规则,对发现的侵犯知识产权行为采取必要措施,并积极协助有关部门查处侵权行为。

  五、加强沟通协调,依法维护利益。发现涉嫌违法违规行为线索后,通过正当途径及时向市场监管部?举报,并积极配合调查处理,或采取诉讼等方式维护自身权益。

  拼多多将积极践行以上承诺,继续秉持本分经营的企业价值观,自觉接受社会公众监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