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阳县某加油站从2020年10月1日始,未经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公司的许可,使用上述标志标识提供加油服务,到2020年11月24日止成品油销售额为23515.96元。桂阳县某加油站未经商标所有人许可擅自使用他人商标,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七条规定,侵犯他人注册商标专用权。桂阳县市场监督管理局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六十条第二款的规定,责令桂阳县某加油站改正违法行为,并对其罚款10万元。

  2021年4月25日,嘉禾县市场监督管理局袁家监管所12315投诉举报平台接嘉禾县某购物广场袁家兴隆加盟店销售的“牛栏山”(陈酿白酒)为假酒的实名举报。当日,嘉禾县市场监督管理局袁家监管所执法人员对嘉禾县某购物广场袁家兴隆加盟店经营场所现场进行检查,北京顺鑫农业股份有限公司牛栏山酒厂授权委托的鉴定单位进行现场鉴定。经鉴定,嘉禾县某购物广场袁家兴隆加盟店经营现场用于销售的23瓶“牛栏山”陈酿白酒为侵犯“牛栏山”注册商标专用权商品,执法人员依法对涉案商品实施扣押强制措施。

  嘉禾县某购物广场袁家兴隆加盟店销售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七条第(三)款,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六十条第二款:“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处理时,认定侵权行为成立的,责令立即停止侵权行为,没收、销毁侵权商品和主要用于制造侵权商品、伪造注册商标标识的工具,违法经营额五万元以上的,可以处违法经营额五倍以下的罚款,没有违法经营额或者违法经营额不足五万元的,可以处二十五万元以下的罚款...”,嘉禾县市场监督管理局责令当事人立即停止违法行为,并对当事人作如下处罚:1.没收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23瓶“牛栏山(陈酿白酒500ml,42%vol)”;2.没收违法所得壹佰壹拾元整(110元);3.罚款人民币壹万伍仟元整(15000元)。

  松原市石焱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对《原创经典》及《原创音乐电视作品集》享有完整的著作权。松原市石焱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认为资兴市某歌厅未经其许可,在所经营的KTV中通过消费者点播的方式有偿放映松原市石焱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享有著作权的作品,侵害了其作品放映权,遂诉至人民法院。

  郴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著作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条规定,当事人提供的涉及著作权的底稿、原件、合法出版物、著作权登记证书、认证机构出具的证明、取得权利的合同等,可以作为证据。在作品或者制品上署名的自然人、法人或者非法人组织视为著作权、与著作权有关权益的权利人,但有相反证明的除外。本案中,原告提交了《原创经典》及《原创音乐电视作品集》、专辑ISBN查询截图、作品的出品方太平洋影音公司出具的书面证明,证实松原市石焱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系以上作品的著作权人,其合法权利应当受到保护。在资兴市某歌厅经营场所点播的115首歌曲,与松原市石焱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的作品一致,因此,资兴市某歌厅未经权利人许可擅自使用案涉音乐电视作品从事经营性活动,侵犯了松原市石焱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对该作品的放映权,应当承担停止侵权,赔偿损失的民事责任。

  2018年以来,版权费纠纷持续不断,著作权人的维权意识不断增强,KTV经营者的法治意识有待于进一步提高。该案的审理及判决明确了在作品或者制品上署名的自然人、法人或者非法人组织视为著作权、与著作权有关权益的权利人。未经著作权人许可,在经营场所擅自使用他人享有著作权的作品从事经营性活动,侵害了著作权人作品的放映权,应当承担停止侵权,赔偿损失的民事责任。

  李某华是一位民间陶艺师,其在2018年10月提交的《苗族双人花鼓舞》泥塑作品参加了湖南省某商品大赛,荣获优秀商品奖。赛后,赛事举办单位出具《情况说明》证明李某华参赛的《苗族双人花鼓舞》泥塑作品丢失。李某华称其在2018年8月创作了《苗族双人花鼓舞》泥塑作品。李某军亦是一位民间陶艺师,其在2020年7月提交《泥塑-鼓舞人生》的泥塑作品参加第55届全国某交易会,获得2020年创新产品设计大赛金奖。李某军辩称其与聘请的师傅刘国锋在2017年5月共同创作了《泥塑-鼓舞人生》泥塑作品。李某军称该《泥塑-鼓舞人生》泥塑作品在参赛后运回途中被损坏已丢弃。李某华认为李某军及其开办的湖南清水湾饰家文化有限公司参赛获奖的《泥塑-鼓舞人生》泥塑作品与其创作的《苗族双人花鼓舞》泥塑作品完全相同,侵害了其泥塑作品著作权,应承担停止侵权、赔礼道歉、赔偿损失等民事责任。

  郴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开庭组织双方当事人举证、质证、辩论后,案件基本事实明了,权利义务关系明确,为减少诉累,双方均愿意调解处理。在法院主持调解下,双方当事人自愿达成协议:1.被告李某军因侵犯原告李某华的著作权,应将其参加第五十五届全国工艺品交易大会获得2020年“金凤凰”创新产品设计大赛金奖的泥塑作品及获奖证书在签订本协议当天退给原告李某华,并保证以后不再侵犯原告李某华的著作权;2.被告李某军在本协议签订后1个月内负责联系在湖南省某协会网站刊登致歉声明向原告李某华致歉,致歉文字由法院审核;3.被告李某军补偿原告李某华维权等各项损失共计6.6万元。

  著作权是作者在创作完成之后直接获得的一种权利。侵犯他人著作权如同偷盗他人财产,打击盗版行为,不仅是保护著作权人的个人利益,也是为了维护公众利益,维护国家经济秩序,促进社会的发展。本案经庭审查明侵权事实后,向侵权人释明相应的法律后果,侵权人诚心悔过,取得了权利人的谅解,最终两位民间陶艺大师握手言和签订调解协议解决纠纷。司法应当严厉打击著作权侵权行为,通过对著作权人专有权利的保护,激发创作者的创作积极性,最终推动全社会的文化进步。

  被告李某在其拼多多网店内售卖标识为“华哥第情”的服装,在其网页的介绍、宣传、链接中标注为“正品哥弟新款女裤”。原告广州哥弟真的好贸易有限公司主张被告李某的上述行为构成对其“哥弟”商标的侵权和不正当竞争,故诉至法院,请求被告李某停止侵权并赔偿损失。

  郴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按照网络购物的特点,商标介绍和链接具有指示和识别商品来源的作用,属于商标性使用。被告李某在其网店的商品链接名称中使用“正品哥弟新款女裤”文字,根据汉语的阅读习惯,普通消费者会将上述文字读为“正品-哥弟-新款-女裤”,而不会读为“正-品哥弟新-款-女裤”。被告李某的上述行为将使普通消费者误认为其所售商品来源于广州哥弟真的好贸易有限公司或与该公司具有一定的关联关系,应认定为商标侵权行为;同时,被告李某网店中的商品链接使用“正品哥弟新款女裤”文字,按照网络搜索规则,搜索“哥弟”关键字将可能跳转到被告李某的网店,但其销售的却是“华哥弟新”标牌服装,上述事实可以证明被告李某具有攀附原告商标的故意,构成不正当竞争。因此,被告李某应立即停止侵犯原告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并赔偿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

  不良商家傍名牌的方式层出不穷。有的在知名商标的前后加几个字,就妄称是新的商标;有的“挂羊头卖狗肉”,假借知名商标来宣传、建立链接,但销售的却是其他品牌商品或者是无品牌商品。郴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保护商标权人合法权利,维护竞争有序的营商环境,坚决对上述商标侵权行为说“不”。

  河北养元智汇饮品股份有限公司持有“六个核桃”知名品牌,注册众多商标。多年来,“六个核桃”品牌系列核桃乳产品在全国植物蛋白饮料行业中销售排名靠前。2021年4月,河北养元智汇饮品股份有限公司经调查,发现安仁县某商店在其店铺内销售“六个土核桃”植物蛋白饮料,该商品整体包装与河北养元智汇饮品股份有限公司“六个核桃”产品包装高度近似,河北养元智汇饮品股份有限公司认为安仁县某商店侵犯了其商标专用权,给其造成较大经济损失。遂依据相关法律规定,向法院提起诉讼。

  郴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后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七条规定,生产、销售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的,属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案涉被控侵权商品与原告注册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类别相同。该商品上以及外包装纸箱突出使用“六个土核桃”文字标识,完整包含原告前述四枚注册商标中的“六个核桃”文字,两者构成近似,在隔离比对的状态下容易导致相关公众混淆。因此,安仁县某商店销售案涉被控侵权商品,其行为构成商标侵权,应承担停止侵权并赔偿损失的责任。

  经营者为获取不正当利益,攀附具有知名度的品牌,未经商品商标权利人的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近似的标识,容易导致消费者混淆和误认的,构成商标侵权,不仅给消费者带来一定的人身、财产损害,还给商标权利人造成经济损失,扰乱了市场秩序,应严厉打击。

  鄂尔多斯、劲霸、金利来、梦特娇均系注册商标,均在注册有效期内。2020年9月,被告人刘某从侯某(另案处理)处购买了9.5万元印有“鄂尔多斯”“金利来”“梦特娇”“雅戈尔”等12个品牌商标标识的包装材料,刘某在未获得上述品牌授权的情况下,对外销售带有注册商标标识的包装材料,其中销售的“鄂尔多斯”“金利来”“柒牌”“皮尔卡丹”“恒源祥”等品牌手提袋共计82700件,其中销售给下家莫某(另案处理)28135元。经搜查,民警在刘某位于郴州市北湖区同心桥村两江口组富林印刷厂的仓库内查获各品牌的手提袋共计129900件。经鉴定,涉案的鄂尔多斯、劲霸、金利来、梦特娇等品牌手提袋均为假冒的注册商标标识。

  郴州市北湖区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刘某明知是非法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仍予以销售,且情节特别严重,其行为已构成销售非法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罪。被告人刘某主动投案并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属自首,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被告人刘某认罪认罚,依法可以从宽处理。根据被告人刘某的犯罪事实、情节和悔罪表现,对其所居住的社区无不良影响,故可对被告人刘某适用缓刑,判决如下:一、被告人刘某犯销售非法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并处罚金三万元;二、被告人刘某退缴的违法所得二万八千一百三十五元,予以没收,上缴国库;对扣押机关扣押的涉案物品由扣押机关依法处理。

  本案系一起典型侵犯知识产权犯罪案件。假冒商标的犯罪并不仅仅给商标权利人造成实际经济损失,更为深远的危害是它扭曲了市场机制,打击了通过不断创新、积累诚信从而开创品牌的积极性。增强知识产权刑事司法保护力度,是优化营商环境、激励创新的重要保障。近年来,犯罪主体分工日益细化,被告人刘某销售印有“鄂尔多斯”“金利来”“梦特娇”等品牌商标标识的包装材料,如果放任势必造成市场上假货横行、市场竞争秩序混乱、营商环境恶化的后果。

  2019年1月开始,上诉人莫某与上诉人刘某(莫某之妻)未经注册商标所有人许可,在郴州市北湖区国庆北路北湖家园家中,将购买的白板衣服加上假冒的鄂尔多斯商标和外包装。然后通过互联网在淘宝商城开设的 “品牌羊绒男装店”,销售假冒鄂尔多斯注册商标的羊绒衫等衣服。在经营过程中,莫某负责购买白板羊绒衫、商标和包装,缝制商标,淘宝店铺的接单、客服、售后,快递打包、发货等。刘某协助莫某缝制商标、接单和客服等。2020年12月13日,民警在两上诉人北湖家园住房中查获“鄂尔多斯精品羊绒衫”197件、“鄂尔多斯精品衬衫”15件、无吊牌无商标4件,鄂尔多斯的吊牌、商标、防伪码、领标、包装等,查获快递单201张。经内蒙古鄂尔多斯资源股份有限公司检验认定,上述产品为假冒鄂尔多斯产品,侵犯了该公司注册商标专用权。经鉴定,2019年1月16日至2020年12月30日,莫某和刘某使用淘宝店名称“品牌羊绒男装店”淘宝账户对外销售标有“鄂尔多斯”品牌服装的商品共计2070单,销售数量2289件,销售金额757263.81元。

  郴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上诉人莫某、刘某未经注册商标所有人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的商标,又销售该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情节特别严重,其行为已构成假冒注册商标罪。在共同犯罪中,莫某起主要作用,系主犯;刘某起次要作用,系从犯,应减轻处罚。莫某、刘某到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系坦白,且认罪认罚,依法均可从轻处罚。上诉人刘某系从犯,犯罪情节较轻,认罪悔罪态度较好,考虑两个尚未成年的孩子需要母亲照顾,结合郴州市北湖区司法局调查评估意见书评估意见,可以对其适用缓刑。判决如下:一、上诉人莫某犯假冒注册商标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二十八万元;二、上诉人刘某犯假冒注册商标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缓刑三年,并处罚金十万元。三、公安机关依法扣押的涉案财物,由公安机关依法处理。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知识产权在社会经济生活中的重要性日益突出,商标不仅代表企业的信誉、业绩,在某种程度上还决定着企业的存亡。“鄂尔多斯”(包括英文字母及汉字)是内蒙古鄂尔多斯资源股份有限公司合法注册的商标。该案系法院有效打击侵犯知识产权犯罪、维护民营企业合法权益的典型案件。法院在办理此类案件时,充分考虑到此类案件的社会危害性和关注度,依法打击制假售假犯罪行为。

  2019年10月至2020年6月,被告人周某花费59640元从郴州上线李某峰、李某利(均另案处理)处购买了9个批次假冒“杜蕾斯”品牌的避孕套用于销售。经查,被告人周某将假冒杜蕾斯避孕套除零星销售给范某和盛某外,大部分销售给浙江金华的买家,且已全部销售完毕,销售金额共计63756元,从中非法获利4116元。

  北湖区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周某明知是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而予以销售,销售金额达63756元,属数额较大,其行为已构成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被告人周某到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系坦白,且自愿认罪认罚,依法可从宽处理。被告人周某有犯罪前科,可酌定从重处罚。判决如下:一、被告人周某犯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九个月,并处罚金九千元;二、继续追缴被告人周某违法所得四千一百一十六元予以没收,并上缴国库;三、公安机关扣押的涉案财物,由公安机关依法处理。

  一盒假冒名牌避孕套,成本价仅几元,而将这些避孕套以各种渠道流入市场后,利润率在20多倍到40多倍之间。安全套是二类医疗器械,如果不符合安全生产标准,尤其是生产带有细菌和病毒的安全套,对身体会产生很大危害,甚至得传染性疾病。此类犯罪生产成本低,犯罪手段隐蔽,法院通过强化刑事司法打击,营造了保护知识产权、侵权假冒的良好法治环境、市场环境和社会环境。

  2018年9月,被告人章某到郴州市苏仙区坳上镇田家湾村,租赁毛坯套房用于制作假酒的生产作坊。此后,章某进购了假冒商标的包装箱,收购了高端的白酒酒瓶,购买了低端的白酒,由章某的长子梁某负责在作坊内将低端白酒灌装到高端白酒瓶内假冒高端白酒,从事假酒的生产。2019年9月,章某又租用了郴州市北湖区燕泉街道振兴桥附近的房子用作储存假酒。章某将假冒的白酒按种类、成本分别销售并非法获利。所生产的假酒一般按下列价格进行销售:飞天茅台每件2500元,五粮液每件1000元,国窖1573每件800元,白色酒鬼酒每件400元,红坛酒鬼酒每件600元,酒鬼内参每件600元,水井坊8号每件600元,水井坊井台每件600元,水井坊典藏每件800元,剑南春每件400元,湘窖每件400元,海之蓝每件300元,天之蓝和梦之蓝每件400元。章某将其子梁某一、梁某二生产的假冒品牌白酒在郴州市区销售,销售金额达97740元。

  资兴市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梁某、章某为牟取非法利益,未经注册商标所有人许可,假冒五粮液、茅台酒、酒鬼酒等注册商标制作假酒,货值达24万余元,被告人章某还将其中的假酒销售给他人,违法所得97740元,情节特别严重,两被告人的行为均已构成假冒注册商标罪。被告人章某、梁某在审理过程中,均如实供述自己犯罪事实,均认罪认罚,积极退赃并主动缴纳罚金,有悔罪表现,可以从轻处罚。根据被告人章某、梁某的犯罪情节及认罪悔罪表现,判决如下:一、被告人梁某犯假冒注册商标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二十二万五千元;二、被告人章某犯假冒注册商标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二十二万五千元;三、没收被告人章某、梁某违法所得九万七千七百四十元,上缴国库。四、扣押被告人章某、梁某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由扣押机关依法处理。

  酒类商品关乎着人民的生命健康安全。适量饮酒有益于身体健康,而假酒则对身体危害非常大,如果是饮用了用化学试剂与酒精勾兑生产的假酒,轻则头疼、恶心、耳鸣、视力减退,重则造成视物模糊、失明,甚至休克、死亡。本案系家族式团伙作案,被告人“警惕性”很高,违法手段较为隐蔽,且犯罪分子在酒瓶收购以及假酒的生产、销售等环节有明确的分工,初步形成了完整的利益链条。被告人作案手段低劣,主要采用低端白酒掺兑纯净水假冒高端白酒的手段,生产假冒五粮液、茅台酒、酒鬼酒等知名品牌。法院对被告人判处高额罚金和追缴违法所得,严厉打击了此类犯罪,有力威慑了犯罪分子。

  阅读原文特别声明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